首页 »

“九旬高龄”石库门老宅,怎样让居民愿意留下来

2019/9/11 19:09:23

“九旬高龄”石库门老宅,怎样让居民愿意留下来

 

位于马当路306弄弄堂口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游客一直络绎不绝。不少游客在参观完这处景点后,会不由自主往弄堂深处走:露出本色的水泥路面、红墙褐瓦的老石库门建筑、倚墙设置的洗衣池、坐在自家黑漆木门口晒太阳的居民、二楼窗台上“探出头”的几株盆景……百姓人家、寻常巷落,又透着厚重历史气息,自有一番别样味道。

 

此处弄堂属于普庆里,是黄浦区新天地区域40街坊内的一处石库门里弄。40街坊是马当路、复兴路、自忠路与淡水路围合的一块区域,有普庆里、西成里、斐村等多处老建筑,8成以上是近百年的石库门,目前居住着1000多户居民。

 

岁月变迁、时光流转,40街坊内不少老建筑都历经了三、四代居民。记者日前在这里采访时发现,在经过多次修缮后,这些近百年老建筑被修旧如旧,当年风貌完整保留下来,而由于在修缮中同时增加了更多适合现代人生活的功能,大部分居民觉得日子还挺舒心。

 


有故事的石库门老建筑

安静祥和西成里。

普庆里与西成里是40街坊中石库门建筑最集中的两处里弄,分别建于1925年与1926年。

 

普庆里为新式里弄、西成里为旧式里弄,从外观看就风格迥异:普庆里最显眼的是红墙褐瓦与黑漆大门;西成里则是水沙石的灰色外墙,有的墙面上有相间的红色装饰,自忠路沿街的一排石库门建筑上还有水泥挑高阳台。两处石库门建筑的门廊上都有不少经过精心雕琢的构件。

 

这两处里弄颇有历史故事:

 

普庆里内、马当路306弄4号是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被称为“韩国独立运动的圣殿”。韩国“三一运动”以后,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几经迁移于1926年搬入这里。1932年,韩国临时政府成员遭到日本军警的逮捕,被迫撤离上海。此处是韩国临时政府在上海办公时间最长、保存最完整的“旧址”。这里在1993年修复后正式对外开放。

 

西成里,画家张大千、张善子、黄宾虹、陆一飞、顾廷康等都在这里住过。张大千和黄宾虹曾同住在西成里16号。1932年,张大千34岁生日,徐悲鸿、郎静山、吴湖帆、谢稚柳等各路书画家挤满16号,为张大千祝寿。据说,1985年,张大千在台湾病重期间还“思念着当年住过的西门路(今自忠路)寒舍”。

 

1927年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发布命令的地点,就是在西成里的沿街石库门住宅内——西成里173号(今自忠路361号)。这是坐北朝南、背面临街的双开间二层楼房屋。1960年,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发布命令地点旧址被列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又被列为上海市纪念地点。

 


一只抽水马桶让老宅生活“飞跃”

准备晚饭的居民。

60多岁的朱申生住在普庆里内、马当路306弄18号底楼,与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隔着几个门牌号码。

 

这里是他妻子家的老房,当年刚搬进来时,朱申生还感觉自己是个“外人”;但从结婚、生女、再到如今帮着女儿带小外孙,时间一晃30多年。“早就有感情了,舍不得走。”朱申生这样告诉记者。

 

他还记得,当时刚搬进来时,家家都是用马桶的。“最壮观的是一大早,每个门口摆着几个马桶,在弄堂两边一字排开,‘刺啦刺啦’,家家拿着刷子刷马桶的声音,至今难忘。”

 

拎马桶的日子不好过,这是很多住在石库门老建筑中的居民遇到的最大生活障碍。

 

朱申生一家可能是普庆里第一批装上抽水马桶的居民。上世纪90年代后期,小区里面有些居民通过这样那样的渠道,“合规或不合规”地私自安装了马桶。朱申生觉得,抽水马桶让老石库门中居民的生活质量得到“飞跃”。

 

政府也意识到马桶对于住在老建筑中居民的重要性。“解决马桶问题一直是历年黄浦区委、区政府的重头工作:一方面通过旧改,另一方面对住在老房内、一定时期内暂无旧改意向的居民家,实行马桶的‘能装尽装’。”黄浦区房管局局长李舜说。

 

去年,黄浦区对40街坊展开大修,其中很重要一项,就是对还没有安装抽水马桶的居民家庭进行“补漏”。“之所以是‘补漏’,是因为2007年这里已经大修过,大量居民家中早就安装了马桶。”40街坊的物业公司、永业集团卢湾公房工程部有关负责人说。

 

普庆里内、马当路306弄15号的叶老伯在这里住了70多年,去年家里刚装上抽水马桶。“2007年大修时,工程队来给我家装马桶,是我自己不要装的。当时琢磨着10来平方米的房子里,又要吃饭、又要睡觉,再装个马桶,不雅观。”前年,叶老伯生了一场大病。病后,他觉得,每天拎马桶爬楼梯太辛苦了,去年工程队一进来,他就立刻申请给自家安装马桶。“其实,你看,这马桶就占一平方米面积,帘子一拉,没啥太大影响。”

 

40街坊1000多户居民现在有8成多已安装了抽水马桶。

 


修旧如旧中加入现代生活功能

大爷晒完一天的被子。

像朱申生和叶老伯这样不愿意离开40街坊的居民,并不是少数。除了生于斯、长于斯的那份情感眷恋,优越的地理位置、便利的交通条件以及周边购物、医疗等服务设施的发达,都是他们有生之年不愿再去他处的重要理由。

 

“我是很想待在这里养老的。”朱申生与叶老伯这样告诉记者。

 

朱申生他们这样说,与这几年40街坊居住环境发生的巨大变化不无关系。居民们回忆,最近10多年,政府至少对这里大修过三次,“一次比一次投入多,一次比一次修得好,一次比一次受益面广”。

 

“在‘留改拆’中,留不是什么都不动,留是在城市更新中的保留保护,是要留住建筑的肌理并对历史文脉的挖掘,是要和民生改善相结合。”李舜说。

 

最近的大修让居民们感受最深的,是对公用厨房的整修。记者在一户人家看到,天花板、墙面、地面瓷砖都焕然一新,不锈钢水槽、人造石台面、储物橱柜等厨房用具一应俱全,整修以奶白色色调为主,颇有现代家居的风范。“早些年,政府对40街坊的部分公用厨房整修过,但时间一长,装修都老旧了,如今居民对厨房设施要求提高了,所以按照现代人生活居住的要求,我们对厨房修整的标准也相应有所提高。”项目施工队负责人说。

 

其实,黄浦区近年在包括老石库门在内的老旧住房中,推进了名为“三大工程”的民生项目,包括卫生设施改造、综合改水工程以及旧住房综合修缮。这“三大工程”根据不同老旧住房的特点与居民实际需求进行,在此之外,还会做一些项目工程的“延伸”。

 

如,40街坊处在历史风貌区内,石库门建筑本身就是很有味道的风景,在房屋修缮中,工程队按照会严格按照要求对房屋外立面修旧如旧,对建筑清水墙、水沙石墙保持其原貌并进行适当修复。

 

又如,西成里与普庆里的上空与建筑外墙上各种电线、管线非常密集,存在安全隐患,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石库门建筑的景观。去年开始,在这里的修缮项目中,就特别加入了“管线入地”工程,即把小区内裸露在外的电线、管线收入专用管道、埋在地下。而上空空出来的地方,又为居民安装了晾衣架。

 

对老石库门建筑密集的小区,平时的物业维护也非常谨慎。永业集团卢湾公房工程部有关负责人说,这些石库门建筑都是砖木结构,又经过近百年时间洗礼,建筑日常保养维护非常重要。物业每年至少两次对建筑进行整体检查,对朽烂的木材进行更换,同时进行白蚁专业防治等维护工作。

 

李舜说,黄浦区历史风貌建筑数量多、类型全,房屋本体和居住情况复杂。对这些老建筑,在环境整治与房屋修缮同时,要根据不同区域和房屋条件,有针对性地制定保留保护和功能完善方案:对40街坊这样房屋条件相对比较好的老建筑,为居民增加厨卫等生活设施;对老城厢地区内房屋条件差、空间更加局促的老建筑,可以探索推广增加公共便民服务点以解决居民生活需求;对外滩、人民广场及其他历史建筑质量差异大的区域,可探索将保护更新和功能开发进行结合。

 


老建筑与居民如何和谐共生,还有很多未解

普庆里墙面多以红色砖墙为主。

当然,并不是所有居民都觉得生活在40街坊“岁月静好”。

 

比如,有些居民居住空间局促。记者了解到,有夫妻两人与成年的孩子多年住在不到10来平方米的房间,即便有了现代化马桶与装修一新的厨房,但他们还是希望能有机会置换到哪怕远一些、更大一些的房子。“让我儿子有个独立的小房间,而不是现在睡觉的时候帘子一拉。”这户居民说。

 

还有的居民与邻里矛盾很深,经过居委会多方调和,但两家还是有些难以解开的结,甚至有居民因为邻居不同意使得自家无法安装马桶,公用厨房因邻里无法达成一致而不能进行装修。遇到这样的情况,往往居民就希望能够有机会搬离这里。

 

还有个别居民,由于家中房屋结构比较特殊,比如,四面墙背后都有人家,管线伸不出来,所以目前技术上很难实现抽水马桶的安装。这些居民还要过拎马桶的日子,生活上非常不便利。

 

“老实说,技术上可行的,我们基本上都装好了抽水马桶。即便有些因邻里矛盾暂时无法安装马桶,或者因自身原因目前不想安装马桶的人家,工程队在大修中都留好管线,一旦哪天两家冰释前嫌或者有的人家哪天想安装了,都可以及时为他们安装。现在最难的就是因房屋结构原因装不上马桶的,老百姓期盼很强烈,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求技术上的突破。”李舜说。

 

记者还观察到,40街坊大部分居民家中都没有淋浴设施,居民洗澡要到公共浴室,并不是很方便。西成居民区书记王莉莉告诉记者,街道与居委会设想建造睦邻中心,内设淋浴、洗衣、烧饭等功能,满足老建筑内居民生活需求。

 

其实,类似的睦邻中心、服务站已经在黄浦区小东门街道等试点,黄浦区也有计划在有需要的街道推广这一设施。不过,对40街坊这样寸土寸金的居民区来说,寻找此类服务设施的房源可能是目前最大的难题。

 

在40街坊的一处入口、马当路306弄的弄堂口,挂着一块“上海市文明小区”的牌匾,午后的阳光下闪着金光。让这片近百年前建造的老石库门建筑群,能够承载近百年后的现代人生活,而且让他们在里面住得舒心、安心,实属不易又任重而道远。

 

图片摄影:海沙尔 图片编辑:项建英